佝偻猫

【太中】摇

两个认识不到一时辰的人,就这样定了推翻妖界最高机构的计划。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由,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是个花花肠子,那句话却能冲破花色的外衣,身旁的这个狐狸好像也有认真的样子,中也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转眼瞟向身边的笑狐狸。
太宰治正捻下一朵桃花,感受到颈后的视线,转过身来笑意盈盈地说“怎么了?”
“没什么。”
呿,这家伙怎么看也不是自己乐意交的妖。
太宰治把刚摘下来的桃花插到中原的耳边:“中也真好看。”
“……滚”
┄┄┄┄┄┄( ´•灬•`)┄┄┄┄┄┄┄┄┄
太宰治在发了那番豪言壮语之后毫无作为,让中原中也不得不再次怀疑起那天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无论如何,后山的桃花还是艳灿灿地开着,山脚下的灰狼小铺还是无人问津,应该是店主太凶的缘故吧,毕竟灰狼大叔虽然有时连小猫都不敢碰,但面相上确实十分的...糟糕啊。中原中也正想着,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掌,突然抚上了那双蓝眼睛,中也索性不再拉掉那只手,懒洋洋地问“怎么?想到怎么敲打那帮老骨头了?”
“当·然·了,像我这么聪明伶俐的人,怎么会想不到呢?中也不打算给点奖励吗比如用自己的翅膀表演一下打蝴蝶结什么的~”
“去死。”
小个子的天狗没理会他的油嘴滑舌,秉持着自己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开始了盘问。
“需要我做什么?”
“从正面直接突入。”
“……”
“这就是你的计划?”
“没错哦!中也那么强悍的战力不用白不用吗,我费了好久的这个呢”太宰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颇为骄傲地炫耀着自己出人的头脑。
“……是个人都不会提出这个方案。”
“所以说我是妖嘛,中也,我的作战方案有错过吗?”漂亮的狐狸突然靠近,撇头轻轻擦过中原的唇接着坏心眼地吹了口气。
“???”中原中也措不及防吃了一记暗亏,眼神狠狠剽过某只胆大的狐狸。

“中也去正面战场,我去请那位大人喝茶。”
“就这么办。”中原中也潇洒离去,留黑色的风衣哗哗作响,转眼只见了个尾巴。
风中只剩太宰治一个狐狸故作淡定,慢慢整理好自己缠着的绷带和身上的刚刚刷新出来的伤,嘟囔着某个暴力流天狗下手之狠。

后山其实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仅仅半个时辰,太宰治只露了一面,乌青的眼圈就已经在众妖的口中被传的不成样子。
中原中也又是单枪匹马地闯进那个破烂的狐狸洞。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妖嘴中的罪魁祸首了,虽然他本来就是。但故事明显偏了走向,说是太宰治在外的桃花债太多,这不,出来个私生子,大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就连一只狐狸怎么搞出来的天狗都说的有板有眼。气的中原中也牙痒痒,提拉袖子恨不得再去揍一顿太宰治。这下太宰治终于老实了,待在自己的狐狸洞疗伤,对外一声不吭。
中原的耐心很好,对太宰治例外。

密谋的行动进行地格外快速,中原究其原因还是不得不承认太宰这家伙即使在后山闲度了这么多年却脑子却还没生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让圣景的茶杯碎了一地。正面冲突无法避免,圣景的大部分武装力量却都去所谓的抗震救灾了。那帮老骨头怕死怕的要命,即使自己已经活了几千年还是召了一大帮后起之秀美其名曰传授经验,实则只有看门一个作用。
太宰治是最最看不惯这种作风了。活了这么久不是他本意,奈何妖的生命力实在是惊人的旺盛,加上总有某个天狗在临死之际又把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命和求生欲勾起来,他也就活了很久。
中原不懂太宰治这种阴郁的自杀理念,也不想去了解。他对圣景其实并无天大的仇恨,想来想去只能归结到太宰治是个狐狸精,说出来的话极富诱惑力了。

当天狗乌黑的翅膀划过圣景上空冷峻的风时,寥寥无几的守卫终于扫过了眼里的倦怠,上前准备质问时却头一歪,刚打起来的精神又被快速抹去,剩下脖上的血痕透着暗红色的血臭。隐隐约约在灰暗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明艳的橘色,像是沙漠里盛开了一朵攀枝花。

大殿里已经没有了奢贵的样子,地板复杂的纹路上渗入了一层血红,脚步声啪嗒啪嗒,踏过地上的血污,中原中也扬起那双湛蓝的眸子看向大殿主座,座上宾正襟危坐,眯着眼睛看着中原。
“中原中也?”座上宾发问。
天狗用鼻音嗯了一声。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圣景的力量有多强大吧?就这样明目张胆杀过来,年少轻狂可不好──”萦绕在大殿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说什么来着?明目张胆?老先生,我们这边可是足足准备了好几天啊~”狐狸眨了眨眼睛,尽力表现着自己的无辜,却令人不由起了鸡皮疙瘩。
当然,死妖是不会起鸡皮疙瘩的。

站在血泊中的橙发天狗抬头看着座位后的太宰治,没有一丝凌乱的狐狸,认真盯了一会儿,继而嗤笑:“太宰,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就没有一点长进,好歹练个能让我多揍几下的身子吧。”
殿上的狐狸沉默少许,露出他那招牌微笑“中也才是吧,这么久了品味还是这么差劲,见到老友不应该痛哭流涕对我表白吗?”
中原中也冷哼一声,对于狐狸这种嘲讽无视,踩着啪嗒啪嗒的步子走出大殿,太宰治撇了撇嘴,看到身前人已经快要在前方耀眼的光芒中消失的时候,又嬉皮笑脸不紧不慢地跟上去。

中也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狐狸洞。你这混蛋是故意的吧,在那么糟糕的洞里洒这么好的酒!
舍不得酒套不着中也嘛~
???
咳咳,总之,
欢迎来到后山
你的后山。

【双黑】摇①

中原中也×太宰治
私设paro
后山来了个小妖怪。
妖怪其实没什么特殊,毕竟整个山遍地都是妖怪,可这次来的是半妖,据说是别地的半血儿。太宰治懒洋洋地撩起眼皮,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八卦。
“听说那小妖怪是天狗一族。”
太宰治的耳朵动了动,决定去看看。
太宰治是一只狐狸,已经成精了不知道多少年,有妖说几百年前就看见他的九根大尾巴摇啊摇,迷惑了多少少女醉入温柔乡。他和天狗族的恩怨不知道要从什么时候说起,自这片后山第二个妖怪诞生以来,太宰治对天狗族就特别不待见,至此也没有一只天狗留在后山过。
太宰治名义上是这座山的主人,却一点儿不管事,众妖闹起来还乐得看。他慢慢悠悠踏着落叶朝着山口走去。
新来的天狗生着精致的眉眼,谈笑间有一种特别的气场,橙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显得显眼无比,用太宰治的话来说就是
“他在发光。”
这话可能有点老套又肉麻,用在中原中也身上却适合的很,糖浆色的发丝安顺地垂下,却挡不住那高贵的血统造就的美好面容,那双眸子不似太宰治那样轻佻又带着点点笑意。那是一双太宰治生平见过的最纯净的一双眸子,不参杂任何杂质,只是纯粹的蓝,里面好像什么感情也没有,只有望向太宰治的时候才浮起一抹波澜。
太宰治嘴角翘了翘,不知从哪变出来一把扇子,用着人间花花公子那样的腔调向着新来的小天狗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天狗朝他扭头,看见一张温柔笑成花的脸,不知是自己以前见过还是被这笑虚伪得冷起来,皱了皱眉头,本着礼貌还是道了句:“中原中也。”
“哦呀,还真是个难听的名字,和你的帽子一样呢。”太宰治用照样虚伪温柔的腔调说出了这句话。“你想打架吗?”中原中也依旧皱着眉头,作势扬起了拳头,背后的翅膀微微张开。
“不,我可没那个兴致,小·中也不打算来我屋里坐坐吗?”太宰治话锋突转,特意在小这个字眼上顿了一下。“为什么要去?”中原中也没理他的暗嘲,浮起一抹冷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太宰治,想从那一对桃花眼中看出点什么。很可惜,那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太宰治看见他的冷笑倒是怔了怔,旋即摇了摇头,“中也误会我了哟~新来的成员来主人家坐坐多正常呀~不信你问问别的妖怪。”太宰治两眼花花,好似被占了多大便宜。
中原中也不吃他那一套,用眼神询问着周围的小妖。周围的小妖点头如捣蒜,面对太宰治投过来的威胁眼神把演技全爆发了出来。
“是这样吗。”中原中也低头嘀咕了一声,继而掩好那股躁意,对着面前的大尾巴狐狸叫到:“带路吧。”
山口到太宰治的狐狸洞并不远,几分钟就走到了。说是洞,其实并不小,地下那个可以称做防空洞了。中原中也向里面张望,只有一堆干草和一张桌子。中原中也有点嫌弃地说:“这就是你家?”“没错呦,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中原中也心想好看个球还不如我自己飞树上乘乘凉。撇了撇嘴和太宰治一起走了进去。
洞内很干净,不过只有一堆干草可以坐。“这真是你家?”中原中也还是有点不敢置信地发问。那个当年闹得妖界不得安宁后来不知为何突然退居后山的太宰治就住在这个破洞里?
“勉强可以称做是家喔~当然啦,这是用来会客的房子,不过依中也的品味来看这里已经超超超好看了吧?!!!”
“想尝尝风刃是吗。”中原中也臭着脸对太宰治抛出了一个肯定句。
“中也不要总这么暴躁嘛~这样是不会长高的哦~”
“太·宰·治”中原中也一字一句吐着这三个字,却意外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意思,他盯着对面的狐狸,极为色气地挑了挑眉。太宰治的眼角跳了跳,知道过度调戏的下场只能是脸上多几道伤不及骨头的痕,又转了个话题。
“所以中也为什么会突然到后山来呢?”有九条尾巴的狐狸终于开始了正题(自以为)。
"啊?哦这倒没什么事,你也知道的,圣景那帮老家伙一向自诩血统纯正,都是些迂腐的骨头,我这等不入流的半血就被赶出来咯。"中原中也自嘲一声,嘴边浮起一抹不屑,眼睛里却还是有一些气不过。
“那中也是条可怜巴巴的小流浪流浪到我这儿来了吗?啊没关系的,后山很自由,就算整天戴着那顶丑兮兮的帽子瞎逛我也不会突然从草丛里跳出来大喊去死吧你这蛞蝓,然后偷袭你哦~”
中原中也:“……”你这家伙根本就是已经想好了要这样做吧。
“那么中也打算怎么样回报我呢?以身相许我可不接受呢~”漂亮的狐狸眯着眼睛,身后的九根尾巴似乎散发着贪婪的气味。
“还没想好,你想要什么样的回报?”中也的耳朵动了动,让他生出了一种无比奇妙的危险感以及....好奇和兴奋。妖界第一祸害想要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呐我说中也,我们干了圣景吧。”开头的语助词颇有些撒娇的意味,从太宰治的口里说出来却又是另一番味道。这句话句尾再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拖的长长的,是一个极为干脆利落的短句,又颇有一些地痞流氓的感觉。
中原也像太宰治那样眯了眯眼睛,半晌道

“好。”